广州深隧整体规划披露 老城区排涝能力升10倍

更新时间:2021-06-15 21:41:36 作者:黄梓 阅读:95825

深隧整体规划昨首披露 建成后排水标准从0.5~1年一遇提到5~10年一遇

昨日,深隧项目再次召开规划咨询会,来自国内外的19位专家专门给广州深隧“把脉”,其中包括4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及来自芝加哥和日本等地的专家。广州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陈如桂出席并主持会议。

在昨日的会议上,深隧的整体规划方案首次披露,将建成一主7副和1厂,隧道总长86.42公里。

文/记者杜娟、刘幸

水务部门透露,目前广州中心城区的排水系统排水标准较低,83%的排水管道设计标准为“一年一遇”,有些甚至是半年一遇,仅9%的管道标准达到“两年一遇”,降雨量过大时很容易发生内涝。而深隧系统建成后,排水标准则由现在的0.5年~1年一遇提高到5年~10年一遇,广州老城区的排水能力比现在提高10倍。

石井河深隧取消

增深涌分支隧道

根据规划,深层隧道主要在中心城区进行,主要是人口密集、内涝和溢流污染严重的老城区,将建成一主7副和1厂,西起大坦沙、东至大濠沙岛,沿珠江建1条临江主隧道,另外还有7条在河涌底下的分支隧道,隧道总长86.42公里,并在黄埔区大蚝沙岛上建一座大型初雨处理厂。

但中心城区的白云、芳村和海珠并不在本次深隧规划范围内。水务部门表示,白云区、芳村区处于城市建设发展阶段,在城市建设和用地规划上具备在浅层排水系统规划和建设的条件,因此不进行深层隧道的规划和建设。而且,石井河流域、海珠区,河网密集,紧邻珠江,具有较好的排水条件。

本次最新规划将石井河流域剔除后,增加了深涌分支隧道,而且深涌的深隧管径是最大的,达到了10米,而东濠涌试验段的管径只有6米。

水务部门透露,目前广州中心城区的排水系统标准较低,83%的排水管道设计标准为“一年一遇”,有些甚至是半年一遇,仅9%的管道标准达到“两年一遇”,降雨量过大时很容易发生内涝。

建设深隧系统的目标是:缓解广州市城区“内涝”问题,排水标准则由现在的0.5年~1年一遇提高到5年~10年一遇;削减流域70%以上的初雨径流和合流制污水溢流污染,改善珠江水质。

不少专家指出,目前大型城市向地下要空间已经成为趋势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表示,地下0~15米是管道层,未来要做共同沟,所有管道都要进入这一系统。20~30米是交通层,主要是地铁。而30米以下就是深层,深隧也主要是在30~40米。本次规划就注意了深隧与地下空间利用规划的衔接,以及与地铁规划在纵向上的有效衔接。

此外,还有专家提出,由于深隧平时大多数时候是没有水的,可以考虑作为一个地下行车的场所。

规划焦点

建深隧投入是否太高?

按照水务局此前透露的初步估算,广州建设约90公里的深层隧道,投资在250亿元左右。若按照本次公布的更准确的规划,隧道总长为86.42公里,投资额也应该也差不多,是否太高呢?

对此,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李晓江认为:“城市建设应该转向民生、环保投资,比修大马路、大广场等政绩工程,将更多资金投入到深隧应该更好,毕竟是在提升城市安全、改善民生。”北京市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教授级高工杨向平说:“资金上看,大盘子200多个亿似乎很多,但与整个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发展相比,数量并不多。北京现在计划3年建污水处理厂就要200多个亿,广州如果用10年来建深隧,花200多亿并不多。”

而根据此前市水务局提供的测算数据,东濠涌流域实施雨污分流需投资16.13亿元,建深隧投资将降至7亿元左右,西濠涌流域实施雨污分流改造则要花35亿元,建深隧只要9亿元。

深隧能否解决所有问题?

在昨日的专家咨询会上,不少专家提出,应该对深隧的规划有更明确的目标,不要让市民觉得只要做了深隧就能解决一切问题。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郝天文说:“深隧规划的目标要更加清晰,对关键性问题进行解惑。不要认为上了深隧就能彻底解决广州的内涝和水污染问题,只能是缓解,还要配合其他的措施。例如污染问题,还要结合面源污染,规划目标和市民的期望值不要有太大出入。”

对此,深隧规划设计方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负责人也表示,要解决城市内涝问题,深层排水系统要与浅层排水系统共同作用,例如,司马涌、荔湾涌、西濠涌流域,按照一年一遇标准原来有18处的积水点,建深隧后,可以减少到10处;需要与浅层排水系统改造一起进行,才能消灭所有积水点。

但专家指出,目前规划中并没有对与深隧配合的浅层排水系统改造进行评估,需要多少工程量、需要多少钱都是未知数。

沿线污水处理厂

有无必要都拆掉?

按照最新规划,沿江主隧沿途的3个污水处理厂都将拆掉,并在黄埔区的大蚝沙岛上建设一座大型初雨处理厂。北京市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教授级高工杨向平认为,规划的污水处理厂与原来三座厂比变化不大,有无必要把原来的污水处理厂都拆掉?改成预处理厂,原来的污水处理厂都能发挥作用。还要修一个很粗的管子,把污水引过去。

对此,深隧规划设计方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负责人解释说,除了猎德污水处理厂四期和大坦沙污水处理厂三期外,其他污水处理厂的排放标准都不高,改造的空间不是很大。几个厂设计时都缺乏初雨处理用地。

与此同时,3个污水处理厂所处地区的规划已经做了调整,例如,大坦沙厂位于大坦沙岛,未来要建设成广州的曼哈顿,猎德污水处理厂则在珠江新城和金融城边上,考虑在大蚝沙岛上建新厂,是想把污水设施建设得更全面,加上初雨处理能力。

5~10年一遇的

排水标准低不低?

按照规划,深隧系统建成后排水标准由现在的0.5年~1年一遇提高到5年~10年一遇,可谓提高了10倍。那么这个标准是高还是低呢?

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认为:“5~10年的标准现在看是够用的,但从百年大计看还是略为偏低,钱要是紧张,就按这个标准还可以。但如果从深隧要用100年的尺度看,市区5年一遇的排水标准还显得低一些。”

设计方广州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负责人则解释说:“为何采用5~10年,不采用更高的标准?首先我国排水规范规定,市政排水标准是1~5年,设计已经远高于要求的标准。而国外,像芝加哥也采用5年一遇,东京则是10年一遇。”该负责人还表示,也计算过20年一遇的标准,但改造难度和投资都比较大,“我们认为5~10年一遇已经是相当安全的。”

国外经验

芝加哥 建深隧后河流鱼类由2种增加到70多种

芝加哥的深隧系统世界有名。据悉,芝加哥花了几十年时间、投资300亿美元建设的深隧工程,是世界上最大的排水和污水处理工程。该工程第一期项目从1975年开始投入建设,2006年年底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,绵延109.4英里的深层、大直径的岩石隧道,可以提供23亿加仑(8700万立方米)的容积;第二期项目主要解决城市内涝问题,同时兼顾面源污染,主要项目是建设3个地面大水库。

昨日的咨询会上,原芝加哥大水务局负责人彼得·马尔瓦尼介绍了芝加哥的经验,他表示,芝加哥与广州相似,也是雨污合流制的系统,也是有水系环绕整个城市。整个隧道建设在2005年就完成。而深邃的系统应该与整个水系和水循环系统结合,深邃只是防洪排涝和控制污染的一环,在芝加哥当时规划这一系统的时候,芝加哥只剩下两个种类的鱼可以在河里存活,系统建成后,鱼类增加到70多种。

东京

挖了63公里隧道

资金不足无法继续

东京江户川深层排水隧道工程在亚洲也非常有名,日本株式会社建设技术研究所总工程师陈飞勇介绍说:“我参加了江户川规划,当时规划是要挖到东京湾的,但最后只挖了63公里,因为投资做不下去。”

陈飞勇提出,在标准设定问题上,暴雨频率激增,东京早年设计的10年一遇暴雨现在已经到了两年一遇的频率,广州标准设定时应该做适当考虑。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